发犬

张继科丁宁是假的。
别圈人士
“藏在众多孤星之中 还是找得到你”

纽带(01-03)

01-02-03

 盲狙北京卷 架空-HE 未完结


有钱boss✖️不差钱idol


ABO向(自行百度)暂定 AA

改短篇失败,将近长篇吧

上次放的前两章现在是前三章


我也是疯了才会写这种财主文---------------




01


朋友圈被他刷得稀烂。


张继科坐在一群推杯换盏的人群中纹风不动,所有敬酒的推搡的脸红的都围在他身边,男男女女说说笑笑话里有话。


王斯贴着刚跟自己喝完的一个女演员绕过来,拉开张继科旁边的椅子坐下。


“真不喝啊。”王斯拿乘着香槟的酒杯去碰张继科的白水,瞅了身边的人一眼。


那人头也不抬的摇头。


“啧,你们AAAA族真可怜。”


“......”


其实张继科并不是天生与酒绝缘的,他是从他十九岁那年性别觉醒,之后发现一喝酒自己的信息素就会爆炸释放开始戒酒的。


作为父母皆为A族的纯种Alpha,张继科当时因为突然其来的蜕变,完全不知控制自己,诱人凶狠的信息素让整个年级的楼都差点着了。


整个帝大的AB族少女们被迷得七荤八素,整个帝大的O族少男少女都被迷得神魂颠倒。


当时离他最近的同桌王斯表示,幸亏老子是个也是个铁A哦对你没感觉。


从这以后,张继科便戒了酒,王斯拍拍他肩膀劝他说有魅力是好事儿,张继科就一胳膊甩过去说吸引你这样儿的我避之不及。


张继科不是做唱片的,做唱片跟娱乐沾边儿,闪光灯一打他总想眨眼,他回国后直接进了集团,老子帮衬自己争气,混得风生水起帅气多金。


王斯就不一样,他热爱唱片,热爱造星。因为在家排行老三,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两块石头摆在我面前,我老三都能赌出玉来。


王斯眼光确实不错,又加上他家里一哥一姐打理的家业富裕,父母老来得子可劲儿宠,他乐得资金不愁前途无忧,几年就把King发展起来,签了好几个实力歌手。


张继科钱多人好说话,从一开始给王斯投资,到现在俨然成为King的大股东,对娱乐圈的事儿也掺和明白了不少。


因为张继科前几年拼事业一直单着,所以这几年每次张继科来找王斯撞上王斯正跟艺人聊天的时候,王斯就会在人家走后一脸贼笑:“怎么样,要不要找个当金主养养。”


“......”张继科也懒得理他。



这一次,王斯看着张继科又刷了快一整晚手机,放过自己刀下的牛排忍不住开口道:“我说真的,有没有看上的?”


张继科白了他一眼:“你想养自己养去。”


“切,我认真的。”


“哎哎哎——”王斯突然猛拍张继科手臂,“你看那个,哥们儿刚签的女歌手。”


张继科顺着王斯的眼神看过去,一个穿着黑色长裙的短发女生正跟旁边的人说着话,灯光衬得白皙,侧脸在人群中干净利落,突然被对面的男人逗乐,笑得眼睛弯弯。


好看。张继科心里很诚实。


“还行吧。”说出口却敷敷衍衍。


“......”王斯被这话堵得又去搞他的牛排。


“那是她男朋友?”张继科却突然发问。


“啊???”


张继科抬起水杯,用下巴指给王斯看,站在女孩对面的男人风度翩翩,俩人聊得饶有兴致,关系亲密可见。


“哦,那是鼎宕的宇总,就是他给我介绍的丁宁,说是朋友。”王斯塞了块牛肉进嘴。


“你说她叫什么名字?”


“你问谁。”


“你家歌手。”


王斯心想也是你家歌手好嘛股东大哥,回道:“丁宁。”


“看上了?”王斯又一个贼笑。


“闭嘴吃饭吧你。”







02


丁宁进娱乐圈是一件蓄谋已久的大事。


大事是指对丁宁,确定了未来的职业和方向;蓄谋已久是指对丁宇,为这个从小爱唱歌的妹妹操碎了心。


在答应丁宁不暴露兄妹关系不显露家庭背景不动用人际关系的三大要求之后,丁宁终于放心满意的签了王斯的King。


当然丁宁还是比丁宇嫩点,她不知道进了King,同时也就不需要暴露兄妹关系显露家庭背景动用人际关系。王斯手上资源丰厚,又是丁宇这个宇总亲自举荐,丁宁形象好气质佳实力强,红只是时日问题。


其实不暴露兄妹关系和家庭背景这个好说,但不用人际关系是真挺难。可是丁宇对天发誓跟丁宁说King真的好,他没有用半点私人关系的好,丁宁看她哥一脸诚恳就信了,没想到丁宇回过头暗自腹诽:哥用的是私人钱财。


上天作证,丁宇跟王斯是真的一点儿私人交情都没有。他只是给King注了两千万顺便嘱咐王斯保密而已。


只谈钱,不掺感情。


没有动用私人关系,很完美。



张继科第二次见到丁宇是在半年后。


这半年里张继科他妈开始给他鼓捣相亲,弄得他隔三差五去王斯公司避风头。


“所以你干脆从我们King挑一个得了。”王斯听完张继科他妈的电话之后笑倒在沙发上。


“我眼光太高了,不合适。”张继科关掉和相亲对象抱歉的微信界面,收起手机。


“嘿你这人,我们King也是有颜值担当的好伐!”王斯一个不服。


“谁?”


“就那个...那个谁...”王斯假装挠头。


“......”


“丁宁?”


“我就知道你对人家有意思!”王斯抓住张继科的话音就怼上来。


半年来有事儿没事儿就往King里钻,周二碰到一次丁宁之后每周周二准时进门,王斯吞吞吐吐颜值担当的时候脱口而出丁宁的名字,这不是有意思难道是有毛病?


“我明儿跟宇总有局,你把话挑明,打一架得了。”王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


张继科一句话就把他砸了个实落。


“你看我像挖人墙角的人么。”


“靠,你这没出息劲的,滚滚滚不敢追你来我这儿干嘛。”王斯说着就开始撵人。


张继科一个没留神往后一退,正好撞在刚进来找王斯的丁宁身上。


那句话怎么来着,遇上一辆车撞上去是车祸,遇上一个人撞上去,是爱情呀。


就算再跟王斯嘴硬,张继科也不得不承认,早在半年前那个晚上,王斯给张继科指丁宁之前,她的信息素就已经在人群中牵制住了他。


他看着她跟他见过的音乐总监畅聊,和身边的乐队交好,猜想她是个歌手。他也看到了一个男人轻轻揽过她肩膀,寥寥几句就逗得她开怀大笑。


那天晚上他刷的朋友圈里有那个男人,我最亲爱的配图是光线热闹的宴会现场,张继科却轻而易举在一丛摆花后面看到了唯一在看镜头的人。


她笑起来真好看。


然后继续刷手机。


而现在,张继科闻到了丁宁身上的,AO交融的信息素扑面而来。







03


-京兆尹 11点 别迟到-


张继科看着王斯刚给他发的短信,使劲又摁灭了手机。


被子里面羽毛洁白舒服,张继科一头扎进去却只能回味的起昨晚丁宁身上的味道。


尽管王斯前一夜一再给他分析,据他和他老婆青梅竹马脱单十多年的过来人经验看,丁宁跟丁宇关系不简单,可绝对不是情侣,嘱咐张继科别被醋意冲昏了头脑,错失好姑娘。


张继科信王斯,但他也信自己。昨天晚上他在丁宁身上闻到的,那种交融程度的AO信息素,除非完全标记,不然不可能那么和谐又紧密。


丁宁是O族这一点他那天晚上就闻出来了,不过那晚人多混杂,她身边A族的味道又咄咄逼人,张继科也没有细究。


王斯言之凿凿有理有据,张继科说你就说丁宁身上的A素是不是和那小子一个味儿吧,王斯顿了一下说是,刚要再解释就被张继科挂了电话。


靠,是还有什么好说的。


张继科想再次用被子把自己埋起来以防胡思乱想别人伴侣的时候,王斯的第二条短信到了。


-穿帅点 不能输-


什么意思?不能输??


-丁宁也去?-


-废话!不然你穿给我看?-


张继科爬起来就去洗漱。



这边丁宁接完王斯的电话之后就给丁宇打了过去,恨不得把他剁了咬牙切齿地质问,你想干嘛到底想干嘛。


丁宇无辜的不行,说老妹儿啊这次真不是我,你老板只说找我吃饭没说有你啊,要不我给推了?


丁宁扶额,她知道丁宇不会推,这句纯属说好话以退为进。


其实他俩的兄妹关系压根不是重点,重点是丁宇那天晚上跟她说,那边有个帅哥看你好久了,那个帅哥,就是坐在王斯身边的张继科。


丁宁这只颜狗看着张继科跟王斯说话的侧脸被秒了个“哇塞”脱口而出,借着丁宇的角度挪不开眼。


“喂喂,能不能矜持点,你哥还在呢。”


“不是你让我看帅哥的?”


“......”


如果丁宁早知道丁宇后来没事儿就爱怂恿丁宁近水楼台先得月去勾搭她老板的哥们终结单身,丁宁一定不会因为当初口舌之快损她哥美颜剩世然后把张继科的侧脸弧度吹上天。


“你怕了?”丁宇在电话那边意味深长。


“我呸!”丁宁果断挂了电话。


丁宁不是什么怂人,当年跟乐队在吧里high歌和在校庆上钢琴独奏的都是她。刚去国外的时候人生地不熟,社团活动上左右手换着弹吉他秒了一群蓝眼睛帅哥。胆大到蹦极跳伞都干过,但练琴练到手疼的时候也照哭不误。


双子就厉害在这儿了,分裂又统一,张扬又少女,丁宇怂恿她倒追张继科她敢附议,可真到了那时候还是低头欠羞。


有一回丁宁又跟丁宇提起来在公司碰见张继科,近距离睫毛长得真密。丁宇想了想她以前追星的更换频率,心说半年了还惦记也是真爱,脱口而出你干脆去勾引他得了。


丁宁知道她哥开玩笑,说好啊我怎么勾引。丁宇胡说八道,让他包养你给你发专辑,买个金歌奖直接上巡演。丁宁一通笑说哥你总裁文看了多少,这剧情太俗套不配我。丁宇不服,说他想泡你,你想钓他,两全其美。


丁宁说你是我亲哥么,也不担心我吃亏。


丁宇说你是我亲妹妹,你还能吃亏?


这倒也是,俩人哈哈大笑换下一话题。









----------



注:有关ABO情节有改动


上次看过前两章被我秒删的我对不起你们_(´ཀ`」 ∠)_


前三章食用愉快,今晚放45。


么么扎




评论(16)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