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犬

张继科丁宁是假的。
别圈人士
“藏在众多孤星之中 还是找得到你”

【咕哒君×加拉哈德】深渊

你这也太香了吧???

FF:

#CP是咕哒君×学弟
#高中生paro
#咕哒君死徒设定
#有车






加拉哈德只来得及瞥见模糊的人影一闪,随后巨大的冲力就向他袭来。“咚”的一声闷响,他被重重地摔了出去,头撞到了门,脊背压着地面,沉重的钝痛把他的意识和身体撕裂开来。

有什么压在身上,耳边只能听到粗重的喘息声。那并不是他的,他的感官尚未从痛觉中恢复,等到视线从模糊变得清晰,他发现那就是藤丸立香。他的前辈跪在他身上,一只手紧压着他的胸膛,双腿像铁钳一样把他的腿分开,让他无法挣扎。加拉哈德觉得难受,耳边立香的喘息声渐渐加进了自己的,让人脸红心跳的声音混在一起变得越来越剧烈,他终于艰难地开口:“前辈……我,我喘不过气了……前辈?”

他发现了不对劲。除了那股相当异常的力量之外,立香的眼睛原本是蓝色,清透的像海一样的颜色,而现在海水里混入了岩浆。那双通红的眼睛死死盯着他,充满了狂暴和焦虑,然而更多的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欲望。欲望,对自己的吗?加拉哈德觉得恐惧,是什么让立香变成了这样?

立香的脸扭曲着,似乎在极力克制情绪,突然,一滴泪水毫无征兆地落下,落在加拉哈德的脸颊上,他的前辈哭了。

“加拉哈德,”更多的泪水涌上了立香的眼眶,这让他的眼睛变得清明了一些,然而很快就又被激烈的情绪所遮盖,“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喜欢加拉哈德,加拉哈德的气味好香,太香了。”说话时他的唇齿颤动,于是加拉哈德看到了他的虎牙,尖尖的,闪动着对鲜血的渴求。

“我忍不住了啊,”立香抽泣着,抚上他脖颈上白瓷一样的肌肤,冰冷的皮肤下是鲜活跳动的血管,立香灼热的手指摩挲着血液的纹路,让他微微颤抖起来,“每天,每天…….都能看到你,闻到你的气味,你会讨厌我的吧,我这么恶心,我想要你……没有你我就活不下去了,加拉哈德……”

这个名字像一种甘美的毒药,立香每念一遍,身体都会轻微的痉挛。他的表情既懦弱又痛苦,泪水一滴滴落在加拉哈德的脸上,让他的脸颊就要燃烧起来,而背后地板却无比的冰凉。立香的钳制由于情绪的波动松了一些,加拉哈德终于能够动弹,握住立香抵在他胸口的手。他拉着立香的手臂,慢慢让立香的嘴唇贴近他的脖子。立香似乎是怔住了,任由他把自己拉近。

“我怎么会讨厌前辈呢,前辈想要什么,就来拿吧。”

仿佛有一声惊雷在耳边炸响,他的话像催化剂一样沸腾了立香的每一根神经。加拉哈德感到脖子被捏住,立香的牙齿深深扎入血管,尖锐的疼痛在动脉处爆裂。他头昏目眩,徒劳地睁大双眼,盯着教室漆黑的吊灯和天花板,只能感受到体内的温度迅速流失。然后,他把立香的头更用力地按向自己的脖颈。

耳畔有淅淅沥沥的声音,窗外好像下雨了。

加拉哈德一入学就注意到了藤丸立香,这个二年级的、没什么存在感的男孩。他加入了立香所在的剑道部,看着立香每天勤奋的练习、热心地收拾道场、跟在当社长的姐姐的身后。他总是被低年级的自己打败,但每次都笑嘻嘻的:“没办法,加拉哈德是天才嘛,和天才对战我也挺荣幸的呀。”

“加拉哈德肯定很受欢迎吧,那么厉害,长得又帅气。”有一次立香这么对他说。那天他们结束了社团活动,在傍晚的雨里一起等车回家。他们一人撑着一把伞,站在站牌的两侧,距离并不近,但是立香还是在努力地向他搭话。

加拉哈德说不出话来。其实不是这样的,他平时像一块坚冰,带着强者特有的高傲,只按自己的原则做事。而立香,似乎和所有人都能相处得很好。他平凡温和,温柔体贴,是和自己不一样的,春风一样的人。

见他不答话,立香自顾自地笑了:“我很羡慕这么厉害的加拉哈德啊,每次都想跟你多说说话,但是你不常讲话呢,哈哈。”

后来自己跟他聊天了吗,好像没有。后来车就来了,所以自己没来得及把想要说的话说出口。

他的身体已经被完全打开,每一个部分都在叫嚣着痛楚。立香像楔子一样一次次冲撞、一次次与他契合,他如同在十字架上殉道的圣人,铁钉狠狠穿透身体,他痛得渗出眼泪,被固定在感情的风暴中央动弹不得。可是巨大的快乐随后席卷了他,那些泪水瞬间就化作欢愉,他痉挛着咬住自己的手,堵住了即将爆发出的尖叫。

立香赤红的双眼就在眼前,他身体的动作越来越剧烈,嘴里却还喃喃地说对不起。加拉哈德想起那个黄昏的雨中,立香的眼睛清澈明亮,像蓝宝石一样美丽得炫目。然而现在他似乎要留下血泪,从自己心中的天使堕落成悲伤的野兽。

窗外的雨声越来越大,一片朦胧里,加拉哈德在觉得自己也被浸泡在丰沛的雨水里浮沉。“前辈,前辈,”他叹息似的呼唤,双手环上黑发少年的脊背,直到他扑倒在自己的怀中,剧烈的心跳与自己的贴合,鲜红的血泪染红自己的银发,“您不必说抱歉。我会一直在您身边,从很久之前开始我就这么想了。”

哪怕您落到深渊的尽头,加拉哈德在黑暗中无声自语。他们的身体在滂沱雨声中长久交融。

End.

评论(1)

热度(51)

  1. 发犬FF 转载了此文字
    你这也太香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