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犬

张继科丁宁是假的。
别圈人士
“藏在众多孤星之中 还是找得到你”

山丘(03-04)

半现实向 未完结 03-04


C4.

“当当当---”

“当当当---”

“哎---------”姚彦在床上翻了个身,从嗓子里喊出一声应答。

“...醒了没?”许昕在门外问道。

“嗯...............”

“起床吧........”

“好...............”


姚彦一伸腿搭在丁宁身上,眯着眼睛摸手机,十一点五十九分赫然显示在屏幕上。

“你们家这个窗帘太好了,太好了。”丁宁套上肥大的长卫衣,嬉皮笑脸的安慰因为睡掉一个上午备感羞愧的公主。

“天啊,简直刷新了我的懒觉纪录。”公主仰天长叹,走到床边拉开窗帘。

分明正午的上海一片阴霾,雾气罩天,雨下着没有停的意思。最是阴天下雨困盹时,丁宁和公主望着落地窗外深灰色的幕景,心安理得的原谅了自己。
女人啊女人,在睡觉和逛街这两方面真是天赋异禀。


“女人啊女人。”许昕这样在楼下抱怨轻而易举睡掉一个上午的俩货的时候,丁宁正站在离客厅两级台阶的楼梯上,全然惊讶而挪不动步子。

眼前的张继科背对着她仰在沙发上看足球比赛,头发比上次回来长了半寸,啪啦啦散在后脑勺上。丁宁突然很想去再摸一把。

“宁宁,你俩这真是能睡啊。”马龙听见许昕抱上姚彦的哎哟,一个猛回头,反身趴在沙发上调侃丁宁。

“吃饭吧。”张继科抬手关了电视,直接站起来转身朝丁宁走去。

所以说,人自然睡醒后的状态是很美妙的,是享受尽了时光休眠的大好按摩,身心巨舒,烦心事来不及想起,顾虑都在路上堵车,什么美好,就跟什么走。

懵宁同学就这样站在楼梯上愣愣地看着张继科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走来,再理所应当不过的被一只大手牵起,顺从地领上楼去,张继科在丁宁被拽过身的瞬间吞了下口水,虽然许昕的手艺没什么可解馋。

后来张继科把这事儿跟马龙谈起,说出了可能是他这辈子最诗意的一句话:

久别重逢对于我和丁宁来说,相视一笑,胜过热泪盈眶。

 

“吃饭吃饭,先吃早饭。”许昕放下姚彦,拍了拍他永远在热恋期的老婆。

“啊。”丁宁唰的回神,张继科手里滑走了一条鱼。“我先去洗漱。”

“哦对我也去。”姚彦撇下正给他倒牛奶的许昕就走。

一楼龙哥哥抬头望见风干在餐桌前的张继科许昕,仰身笑倒在沙发上。

“宁宁,下午我和许昕得去趟俱乐部,给刚进来的孩子讲课,你们仨在家好好呆着啊。”姚彦含糊着一嘴牙膏说。

“啊??这么大的雨你俩还去啊?”

“我跟你俩一起吧!”丁宁内心OS:让我跟龙哥张继科三个人一起和跟张继科两人共处一室有什么区别啊!

“别,你礼服下午就送来了,老老实实在家给我呆着。”

“姚胖我... ...”

“宁宁”,姚彦用力地打断丁宁,一字一顿,“我知道你这次回来就不走了。我也想你这些年在外自由自在,遇上特别好的人带回上海给我看,可是两年了,世界那么大,你又为他转回来,我不希望你留遗憾。”

“我知道,”丁宁抱住姚彦喃喃泣道,“我知道。”


C4.

“走了啊,你们俩好好看家。”

“走吧走吧,路上慢点。”

“龙哥你逛完了就早点回来啊。”

“知道了知道了我买完钢铁侠就回。”

丁宁无比哀怨的看着马龙搭上XY夫妇的便车,然后打弯消失在雨中,现在她转身就是只面对那个人的世界了,该怎么办呢。

“回去吧。”

“嗯。”

“雨太大了。”

“还好。”丁宁看了眼地上迸进不已的水花,两年来她见过的雨,可比这大多了。

张继科默默跟在丁宁身后,一言不发合上门,心里被噎得发疼。

时间太特么过分了,当年没心没肺到要他万事拎一把的姑娘,已经可以风轻云淡着看待他在意的生活琐事,丁宁话里“还好”这两个字,在张继科听来就是:嗯?我都习惯了啊。

一六年港澳行那会儿,胖球队火得一塌糊涂,张继科藏了二十多年的美颜盛世拯救国内少女于奶油小生工厂,和丁宁和马龙和各种轮番挂上新浪热榜。

“喂----出来散个步吧。”张继科关掉孙杨高举丁宁挥手的视频,一个电话打了过去。离他上次在香港喊丁宁宝贝儿的直播被炸已经个把星期了,前阵子哗众取宠博主群发他跟丁宁那点事儿的时候,张继科觉得自己这辈子的心事家底都被刨光了。

而那时的丁宁眼看着她某搭档人气日渐火焰高,也不是剪得断理不乱。
“你跟张继科怎么没下文了?”郭焱有话直说。

“....他现在多火啊,我能怎么有下文。”丁宁看了眼大晚上的香港,天气总算比那时候好。

郭焱在那边沉默了一会儿说:“你居然也有害怕的时候。”

对啊。丁宁哀嚎,翻了个滚仰在床上,想起之前姚彦恨铁不成钢的形容他俩,恋爱没谈上,就先做起老夫老妻了。

的确是,算起来从伦敦到现在,越该水到渠成的时候,两个人又都小心翼翼了,不过这也正常,感情这东西,越珍惜越不能急,越来之不易越不容易。
丁宁接了张继科打断她和三火姐聊天的电话,说:“好。”

“嗯,楼下等你。”

晚上的香港蛮好,高温捉迷藏,风小小,张继科和丁宁沿着路灯一路直走。“上网了吧。”张德坤真的,但凡沾丁宁你就没沉住气过。

“啊,随便看了点。”丁宁盯着自己灯下的脚步不抬头。

“没有什么要跟我说的吗?”

“嗯?”丁宁抬头看着一脸你应该跟我解释解释的张继科。

说什么?人气很高?獒龙有点搞笑?初恋瞩目?今天和傅妹子聊得很好?丁宁眨了眨眼睛。

“我也要。”张继科啪的握上丁宁的手,瞬间十指紧扣,憋着火紧紧不松手。

“啊啊啊很疼哎张继科你快放开我......”大宝贝你真的太不解风情了。

“不放。”风情先生干脆一把将丁宁搂入怀中,近乎孩子气的用力抵住丁宁后脑勺,闭眼屏息。

“我又不是你女朋友。”丁宁老实待在张继科怀里,默默说道。

张继科一怔,是,丁宁好像确实还不是他女朋友。他捏住丁宁的胳膊上下扫了一眼,突然解下自己的黑绳玉坠单膝下跪。

“丁宁,嫁给我吧。”

“人家哪有直接求婚的!”丁宁气的哭笑不得。

“嫁给我吧。”张继科昂头跪在路灯下,帅的不像样子。

丁宁很知道这玉保了他多年,感动之余并不想夺他养出的缘分,歪头一想问地上的人说:“没有钻戒么?”

张继科愣了一下。仰头看着丁宁一边解下自己脖子上的一边蹲下,“那我跟你换吧。以后我拿着它,你拿着钻戒来娶我。”

丁宁把自己的黑绳项链举到张继科眼前,语气充满希望,眼睛亮晶晶。

 

雨没停,张继科望着慢慢走到沙发上坐下的丁宁,眼神要把她脖子上戴的项链看穿,他的钻戒还挂在他胸口,安稳箍在一块怀表里。

如果不是当时,恐怕这两样东西早就物归原主了吧。

“你现在... ...”

“过得还不错。”丁宁头也不回的回答身后的张继科。

“... ...我是说,还有喜欢的人吗?”

“... ...有。”丁宁沉吟了一会儿,眼神疲惫的抬起头。

“还,是他么?”张继科强压住紧张,心里颤抖,要确定自己的位置,还岿然不动么。

“是。”岿然不动。

这么多年,丁宁在每个地方、每个地方都会想起张继科。风景能让人看清很多事情,经历自然变幻无常后,更能深刻领悟人间世情,有本书里怎么说来着:爱一个人要像爱山川,爱祖国,爱河流。

虽然在这样遥遥相望的过程中,爱人实在是件痛苦的事,丁宁甚至在喝过酒的深夜刷国内微博时猝然感同身受:好羡慕你的前女友啊,既爱过你,又放过你。可酒醒之后,还是义无反顾。

“宁宁,我... ...”

“叮-咚---------”不客气的门铃。

“谁啊这是。”张继科转身不耐烦地看向门口的屏幕。

“我的礼服!”丁宁打重逢告白中抬头,一下子从沙发上弹起来直接掠过张继科冲到门口。

张继科挠着头看丁宁兴奋不已地谢了送礼服帅哥,满脸期待的抱着箱子就要上楼,一把拽进自己胳膊里。

“啊呀!”

“这什么?”

“嗯...”

“礼服啊。”张继科不怀好意地笑了。当年去里约,丁宁的礼服也是装在这样的银色箱子里。

“不告诉你!”丁宁往前一侧,抽身跑上了楼。


评论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