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犬

张继科丁宁是假的。
别圈人士
“藏在众多孤星之中 还是找得到你”

山丘(07-08)

半现实向 HE 未完结 07-08


C7.


张继科上完厕所出来发现桥廊上空无一人,心想难道丁宁是世界上呆在一个地方不动也会迷路的人么!


“喂你在哪?”张继科好不容易等到丁宁接电话。


“我我我马上就回去了你等等我...”丁宁戴着口罩回话。


“怎么了?”张继科一把薅住气喘吁吁的丁宁。


“我...我把你拍子…掉人车里了…”丁宁在张继科怀里急刹车,双手举起大藏獒的球拍。


“就这个?”张继科又好笑又好气。


“啊?我不是故意的…我就站在这儿...”


“就这个你至于这么跑么,咳嗽再加重了谁养你啊。”张继科低头盯上丁宁的眼睛。


“呃... ...姚彦养我!”丁宁弯腰从张继科的胳膊底下钻出来,正好接通了姚彦的电话。


十五分钟后,坐在摘掉口罩的丁宁对面,看着她不安地吸着鲜榨梨汁,姚逸远觉得他终于见识了一回缘分。

虽然丁宁又为自己手不稳道歉,又为自己没认出他开着姚彦的车道歉,虽然自家老姐全程无视自己开着丁宁和旁边真人比照片帅一万倍的大满贯的玩笑,虽然那位先生看丁宁的眼神比自己更温柔更深情,可姚逸远还是一发不可收的坚信了这是缘分。


于他而言,C大有那么桥,桥下有那么多人,而她的球拍却偏偏砸中了他,这不是缘分,又是什么呢。


空山新雨后啊。姚逸远在车边伸了个懒腰,他一想到要在这么天公作美的雨过天晴日和丁宁出游,就恨不得把全世界的新鲜空气吸干净。


相比起来张继科的想法就简单的多。


“你别说,今天天气是真好。”马龙把手伸出天窗,任秋风凉意匆匆打上头掠过。


张继科一心开车,不以为意,他当然认为这种天气就该呆在家里哪也不去。


马龙和许昕从后视镜里撇撇嘴,一笑尽在不言中。


前面不远处,姚彦已经开着当初丁宁砸逸远的那辆小mini,悄无声息地停在了逸远的大河马旁边。


“宁宁,想死我了。”姚逸远毫不客气的朝丁宁张开双手,赶在丁宁反应过来之前结结实实的熊抱了她。


“想我了没!”逸远还和以前一样理直气壮。


“啊哈哈哈哈哈哈想你想你... ...”丁宁被逸远逗的开怀大笑,淡定的拍着他后背,应付熟悉的套路。


张继科一个刹车停稳,马龙和许昕觉得他刚才没一个刹车把他们仨集体甩出去绝对是亏了怕撞到丁宁。


“逸远,好久不见啊。”张继科大踏步上前去,一只手把丁宁的腰往后一揽,一只手自动攀上姚逸远的肩。


丁宁后退一步打了个踉跄,眼睁睁看着张继科撞进姚逸远怀里。


情敌相见分外眼红,姚逸远心知肚明。两人笑呵呵的抱在一起,谁比谁用力,不肯先松手。


“哎呀科哥好久不见...”逸远一巴掌拍在张继科背上。


“逸远我也挺想你的哈哈哈...”张继科也用了不少力。


“我靠这什么情况...”马龙抱手和许昕看热闹。


“疯了……绝对是疯了……”许昕目不转睛。


这边公主看了看被突然杀出来的张继科和逸远亲密无间吓愣的丁宁,转头一瞧,瞬间大悟,气势汹汹地朝许昕走过来。


“怎么回事儿你?!”


“媳妇媳妇轻点轻点...”


马龙哥哥识相退避一边,远离家暴现场。


“你俩有完没完!”丁宁实在看不下去这俩人阴阳怪气的交流了,索性抱着手一站。


“宁宁我再跟科哥叙一会儿旧啊……”


“我也很乐意和远弟聊聊啊……”


丁宁干脆转身朝靠在车头的龙队一摆手:“哥,上车我们走。”


“啊,”马龙一个激灵,回身给丁宁开车门,“好。”


“哎哎哎哎哎哎宁宁... ...”被爱情冲昏头脑的小男生们终于恢复意识了。


一番好说歹说之后,姚逸远硬着头皮把一行五人请上了车。


“臭小子,什么时候又买的车,这么大,你搬家啊!”姚彦一上车就开启了弟黑模式。


“我这是有先见之明,不然哪装得下这么多人。”逸远回敬他老姐一眼,意思是你没跟我打招呼就带这么多人我还没问你算帐呢。


“我... ...”姚彦有口难辩,气得掐了一把后面的许昕。


“我们去哪?”丁宁按住不受控制的公主,心情不错的问道。


“青岛。”姚逸远灿然一笑,认认真真回答。



C8.


十月还算夏秋之交。


张继科在副驾驶上别过头,去看在后面和姚彦睡作一团的丁宁,再后面马龙正戴着耳机听歌看窗外的风景,而许昕则双手拿着手机,不用猜就知道又在疯狂酷跑。


姚逸远撇头看了一眼身旁饶有兴致的情敌,心里狂打鼓。


自己当初选青岛就是因为去年在加拿大海边和丁宁兜风的时候,一向欢乐没够的丁宁面对海洋竟然瞬间安静如云,眼里是他从没见过的温柔。


而丁宁只是跟他解释说,是大海太迷人,她无力招架而已。


逸远不死心,问,那你觉得哪里的海最迷人呢。丁宁一愣,说:青岛。


好,那我们就去青岛。姚逸远当时心想。


可现在看来,身边这位大哥似乎对去青岛更兴奋。


“科哥,你也喜欢青岛啊。”逸远安稳驶过大路,佯装漫不经心。


“嗯?”张继科看了姚逸远一眼,看来他还不知道自己是青岛人,“当然喜欢,谁不喜欢自己的家乡呢,你说是吧。”


“家乡?!”逸远差点吵醒熟睡的丁宁。


“嘘———”张继科回头看了一眼,转过来低声向逸远说道,“你不知道我是青岛人么?”


“我...”姚逸远从小在美国上学,长到二十多岁回国,关注丁宁之后能把她姐这一票老朋友叫全名就不错了,哪顾得上查户口啊。


完了完了,姚逸远一把拍在方向盘上,阴差阳错为他人做嫁衣裳。


刚出上海,姚逸远就因为满脑子心事上错了高速口,顺着路开过去,最后晕晕乎乎转到了无锡。姚彦醒过来之后是怎么也不相信她弟这个司机了,当即打电话让人把行李直接寄回北京,赶着一群人上了无锡过青岛的早七点高铁,逸远的自驾游计划至此夭折,完美终结。


几小时后。


“阿嚏!”丁宁刚一出站口,就打了一个结结实实的喷嚏。


“穿上。”张继科手把手给丁宁裹上了自己的外套,转身对被海风吹懵了的几只说:“火车站这边靠海,海风大格外冷,往里走就好了。”


“呼,那快走吧。”许昕一手拉着箱子,一手揽着姚彦,并不想冻坏他的未婚妻。


马龙倒是还好,教堂城堡一样的火车站他还是头一回见。上次来青岛赶上五月,出来就是满城的海雾,公交站边上的整条街都没在雾里,只有KFC和M家依稀可辨。


想到这儿,马龙看了一眼丁宁,丁宁抓着自己身上张继科的外套,正愣愣看着远处栈桥的方向。


我的傻妹子,可别再多想了啊。

 

两年前

张继科曾在这儿疯狂寻找过丁宁。


五月海雾重重,马龙和张继科穿梭在海边密密麻麻的人群,白色气团肆无忌惮飘在路上。


没有,没有,张继科打了丁宁一万通电话,在栈桥边对着茫茫人海恍然失魂。


龙队的手机响起。


“喂宁宁你在哪,我和继科...”


“她很好。”一个男人的声音,想不起来的熟悉。


“龙哥...”丁宁语气出奇平静,仿佛在说:龙哥,帮我递个东西。


“...我很好,遇到个老朋友,提前回北京了,回头再说。”电话挂断。


“靠!”马龙一拳打中桥栏。



青岛通北京的高铁上

“可惜我明天就要走了,不能好好谢你。”丁宁抬起眼睛,笑得抱歉。


“话别说太早,我还是会去找你的。”对面的人倒是笑得轻松,车窗外风景渐渐走慢。


“嗯哼...”丁宁苦笑,“那继科的事,就拜托你了。”


“放心。”


丁宁出了站口,一路出神回家。五月的北京没有海雾,多的是不新鲜的空气。


她只在沙发上坐了十分钟,就逼着自己起身开始收拾行李。


和刘指导通过电话,嘱咐丁爸丁妈,关机把自己扔进了床里。


事先编辑好给姚彦的短信,直到第二天登记前一分钟才舍得发出去。


所以她拒绝了和他患难与共,而是把自己当筹码换他忠孝两全。


也没胆量跟他解释清楚再走,拼命保护他也许早晚会知道真相的自尊心。


直到后来,张继科轻而易举逃过全世界奔波的生活,不动声色地追回天价欠款,打伤科爸的组织头目落网,中级法院审理终结。


所有的事情又重回正轨,生活恢复应当行进的一切,只剩张继科心心念念:


原来哪怕是患难时光,没能和她一起渡过,也还是会这么失落啊。



------------------------------


起因于张震岳在唱这首歌的时候,曾说过,献给我们爱过的人。那时候他女友因为抑郁症离世,他站在演唱会中央哽咽着把这首歌从爱情唱到人生。

评论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