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犬

张继科丁宁是假的。
别圈人士
“藏在众多孤星之中 还是找得到你”

你好,旧时光(上)

架空

 

HE 未完结

从小到大 · 真青梅竹马 · 假纯洁的男女关系 

写到哪儿算哪儿

 

 

张继科撩妹又冲上热搜的时候,丁宁正捧着一大碗草莓窝在北京的沙发里,等着某位小哥哥十分钟后给她把芝士蛋糕送货到家。


( 一)

 

张继科和丁宁是结结实实的青梅竹马。


张继科的爸张川茗和丁宁的爸丁簟是结结实实的瓷器兄弟。


当年他俩前后脚结婚的时候,还举着酒杯跟对方定过娃娃亲,无非是同性即为金兰,异性即为伉俪,但关系好归关系好,俩人都明白恋爱这种事还得看年轻人自己,所以这酒后的事儿打张继科丁宁出生后也就都没再提。

 

丁宁小时候皮,一头刺毛像个假小子,成天混在张继科他们男孩儿堆里,带着大院的孩子跟隔壁大院干架,回回丁宁在外面闯了祸,都是张继科跟在屁股后面兜着,每次张川茗提起鸡毛掸子要打他,张继科转身就往丁宁家里跑。

 

有次丁宁一时兴起,拽着隔壁知识分子大院马教授家的儿子头发扎了个朝天揪,气得马小龙他爷爷拄着拐棍找到干部大院来,一个劲儿的“成何体统成何体统”。


张继科二话不说,走到老人家跟前认了错,把麻烦揽得一干二净,结果就是张川茗半路遇到马爷爷,回去抄起鸡毛掸子直追到丁宁家,冲冠一怒为张继科。

 

丁簟在门口憋着笑把他拦下,张川茗还依依不饶。丁宁躲在沙发后面看着两个爹搂搂抱抱,一脸得意地朝张继科摆个手就要往自己屋里去。


没想到这时候马教授牵着马龙一路走进来,给张川茗和丁簟说小孩子闹玩,他爷爷小题大做了。

 

马龙撒开马教授的手跑到丁宁面前,憋着脸把丁宁给他扎小辫的红头绳塞进丁宁的手里,转身就跑回去了。

 

张川茗还一脸不好意思:继科确实不懂事,我回头一定好好教育他。

 

马教授倒是一脸和善:没有没有,龙龙说小宁给他绑完以后继科还帮忙解来着呢。

 

然后屋里人的心里活动是这样的。

 

张川茗:不是我儿子干的?!

 

丁簟:是我女儿干的?!

 

张继科:叔叔你怎么能说实话呢?!

 

丁宁:张继科你居然帮他解了?!

 

不打不相识,从这以后,张继科丁宁就变成了张继科丁宁和马龙,仨人齐头并进,小学初中一路同行。

 

初二下学期,丁宁第五次在桌洞里发现情书的时候,张继科坐在她旁边捏碎了一支笔。丁宁倒是淡定,打开就和张继科一起看,张继科每次都只是瞄一眼落款人的姓名班级,然后回头和马龙说放学跟丁宁先走。

 

周末张继科去跆拳道馆上课的时候,跟他关系最好的许昕顺口问他,那天和你一起走的那女生谁阿,挺漂亮啊。

 

张继科一愣,随后正色道,别想了,那是我妹妹。

 

许昕不明就里,只是你妹妹嘛,怎么就不能想了。

 

张继科一脸骄傲,我妹妹不喜欢你这样儿的。

 

许昕气得,你这人… …

 

张继科后来才搞明白,其实许昕真正想追的人是丁宁一铁姐们儿,所以才穷问不舍跟张继科打听丁宁,意欲曲线救国抱得美人归。

 

许昕事后回忆起这一段的时候,一脸慈祥的看着张继科,说:

没事继科,我知道你不是小心眼,你是有危机意识。

 

张继科上去就要爆他头,许昕按住藏獒的爪子连忙解释:

追你们家丁宁的人都快排到我们学校了,心眼小点儿好…啊呸——

是小心点儿好,小心点儿好。

 

所以那段时间丁宁老跟张继科在放学路上因为这样的问题吵起来:

 

丁宁:张继科你瞪人家干嘛?

 

张继科:他看你。

 

丁宁:… …人家看看我怎么了,我长得面善不行啊。

 

张继科:快两分钟了。

 

马龙:那什么你们想喝奶茶么我去买… …

 

而张继科的危机意识显然没有飙涨完,不但从初中飙涨进高中,还从路人甲飙涨到狐狸精。

 

高三一整年,张继科每天早晨看着丁宁和马龙并肩左拐进文科楼的时候,都忍不住吞下口水,然后呼噜呼噜头发,认命般右拐进理科楼。


彼时已经是张继科同桌的许昕从楼上看到这一幕,在早自习笑话他“赔了夫人又折兄弟”,张继科默不作声地把自己做完的物理题从许昕手里抽回去,咕噜咕噜往嘴里猛灌牛奶,满脑子都是丁宁和马龙的背影。


如果他没看错的话,丁宁已经快和马龙一般高了,也就意味着马上要和他张继科一般高了,来自身高压力的危机感空前深重。





-------------------------------------------




评论(24)

热度(122)

  1. 亡命徒发犬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