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犬

张继科丁宁是假的。
别圈人士
“藏在众多孤星之中 还是找得到你”

山丘(05-06)

半现实向 HE 未完结05-06


C5.


每回深夜,丁宁都要感慨,人长大才不是一辈子的事,那是一阵子的事。莫斯科,伦敦,青岛,每个地方长点儿心,一辈子仿佛就去了这三个地儿。


触景生情,触人也是。


马龙薅了一把丁宁的思绪,胳膊肘碰她回归现实。


“任务完成了,接下来准备怎么办?”


晚风吹着上海,看惯了红灯的江水难得轻描淡写一回,丁宁把头发随风拂在脑后,莞尔道,“顺其自然,随... ...”


“别随缘了,”龙队毫不客气地打断丁宁,“再续前缘吧。反正从当年你替他出任宣传大使的那时候,你哥我就做好了跟继科攀一辈子亲戚的准备。”


“噗嗤---”丁宁被马龙一副嫁出去妹子泼出去水的狠下决心模样逗笑,风吹人一凉。


“不过宁宁,我说认真的”,马龙转身趴在栏杆上,望着灯火灿烂的外滩,“老一辈的债还不清,你可别把自己也搭上,继科和你的苦,在当年是别无选择,放在现在,那就是事在人为了。”


“你放心,我还没那么傻。要不是这两年张叔叔回转过来了,我也不敢回来见他。”丁宁语气平静,话里不带一点风。


“好在他现在,足够关照自己了。”


此时,甲板二层窗台:
“姚彦睡了。”


“嗯,昨晚和我徒弟熬太晚了。”许昕踱步到张继科身边,顺着他贯注的眼神看过去,下面是丁宁和马龙并肩趴在甲板的栏杆上,马龙仰天长叹,丁宁跟着笑抖了肩膀。


“人回来了就是好啊。”许昕抱起手,忍不住感慨。


当年大事变,科爸被人诬陷偷税,牢狱之灾一朝即降,张继科被大雨困了巴西七天,万般难返回国,焦头烂额之际却被点名出任首位奥运大使,屋漏偏逢连阴雨。国内再三和乒联协商,换了丁宁,一去两年。


“终于等回来了,这次好好把握。”许昕拍了拍张继科肩膀,以示勉励。


“你房子卖么?”被勉励的人却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嗯哼?”许昕似乎觉得继科不能在这样谈感情的晚上跟他谈生意。


“你结婚搬新家之后,现在的房子...”张继科转过头看着许昕,“卖给我吧。”


许昕瞪眼呼噜了一把脑袋,“不是?你要买房?在上海?”


“钱打到你卡上,你和姚彦结婚那天我收房。”


而许昕当然想破脑袋也不知道,中国这么多城市,上海那么多楼盘,张继科为什么偏偏要在他半年来一次的上海买他许昕的二手房。

楼下,马丁宁兄妹还在大谈儿女情长。


“不然你以为我会怎么样?”马龙有点无奈的问丁宁。


“不然我以为你会是我们仨结婚最早的一个。”丁宁认真的回答。


“我那么有早婚体质吗?”这话自嘲了些。


“因为我相信你,不会让水到渠成的爱情等太久。”


我让你等了很久么,丁宁。


我早做好了一切水到渠成的打算,丁宁。


张继科拿着丁宁的羊绒大围巾,立在二人身后不远处。


“可惜,水漫金山了。”马龙苦笑。


C6.

“姚逸远你有完没完?”姚彦被气得腾的从床上坐起来,握着手机就开始骂。


“我跟你说了多少遍了丁宁不喜欢你对你没那个兴趣,你正儿八经找个名花没主的姑娘谈恋爱不行嘛,是赚钱没意思还是跑车不够开,上海女人看腻了国外你待的时间可比家多,我就纳了闷儿了,人家又不搭理你,你一天到晚洁身自好痴心情愿给谁看啊!”


姚逸远在那边淡定地拾起电话:“说完了?起床气消了?”


“滚!知道我睡了还打扰我。”姚彦觉得这个弟简直是上天派来折她寿的。


“哎呀姐--------我就是想请你俩吃个饭,丁宁好不容易回来了,肯定没待几天又得走,趁着她在上海我带你俩好好玩玩,玩完这几天我就双手送她回北京,不带多说一个字的。”yyy照着腹稿一气给她姐吐了出来。


“嗯... ...”姚彦还在电话里沉吟。


“姐... ...”姚逸远还在低声下气。


丁宁刚回来,出去玩玩确实不错,比起训练,心态更得调和,虽然当年逸远在北大对丁宁一见钟情,后来也追出去找过丁宁不少次,可是丁宁一直把他哥们儿,姚逸远也不敢放什么大招。况且丁宁和张继科太苦情了,任重道远也不能这么苦大仇深的,如今张继科又火又忙,恐怕在上海也待不了多久,和丁宁玩两天,就当放飞心情也不赖。

姚彦权衡了再权衡,终于松了口风:“想出去玩也行,那你... ...”


“那明天九点半我去你家接你们,不见不散,姐晚安!!”姚逸远哐啷挂了电话,不给姚彦一点儿留后路的机会。


“靠。”姚彦感觉自己又被亲弟忽悠了。



“姚逸远?”张继科皱紧眉头。


“对啊,就是我那小舅子。”许昕喝了口水,自己刚要回房睡觉,还没等开门就听见姚彦破口大骂,本来一听语气就知道又是姚弟来招他姐了,结果听了半天发现是要招丁宁,立时拽了马龙去敲打继科,如实相告。


“要我说啊,他想带宁宁玩两天就玩两天了,逸远人不错,还有姚彦在身边,把宁宁带开心了,回京打球也一身轻。”马龙仰在张继科屋里的另一张床上,打着哈欠抬眼皮。


“那可未必啊,我这小舅子可是在美国念了七年书,就因为当年回国在S大做交换的时候碰上咱们搞交流,对我徒弟不砸不相识还一见钟情,几年了这都,女朋友不带谈一个,就喜欢丁宁,可急死我丈母娘了喽——”许昕仰天长叹。

 

“不砸不相识… …”


张继科好像记起来姚逸远是谁了。


当年国乒游S大,赶上姚彦去看姚逸远,约丁宁一起见见,丁宁于是早到了个把小时,在S大的紫石桥上晃着等姚彦。


天下故事说不过一个巧字,丁宁正在桥廊上把玩着拍子的时候,赶上逸远开着他姐的小mini开天窗呼啸而过,错合之间刚好掉进车里,砸中了逸远的右肩膀。


丁宁看着自己伸在空中没抓住的手静止了两秒,飞快地穿过桥廊奔到大路上。好容易跑到逸远车边,着急忙慌敲帅哥车窗:同学...我拍子...掉你车里了...不好意思... ...


逸远被砸的右肩煞疼,刚要停车看看是个什么东西,窗外一双卧蚕眼睛就眯眯的看向自己了。


“你...你的...拍子?”有个打球的老姐,逸远难免对球拍敏感点。


“嗯...”因为咳嗽戴着口罩的丁宁怪不好意思的看着这个被自己失手砸成杨过的帅哥,只能继续眯眼睛笑出些歉意。


“疼死我了…”逸远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他只对美女不讲道理。


“啊...那个...不好意思啊…我真是不小心的...要不我给你看看肩膀吧...”丁宁看着下车之后一手拿着拍子一手握着自己右肩的姚逸远想到,砸中了别的地方我看不了,砸肩膀我还是能看的,说着就要动手掰过逸远的肩。


“哎哎哎...我说...”逸远并没有想到自己也有这么被动的一天。


但是丁宁很容易地就按上了姚逸远的右肩,三两下舒服的他瞬间感觉伤痛减轻。


“可以啊你,谢谢啦。”轮到逸远不好意思了。


“没有没有,你没事了的话,那我先走了。”丁宁狡黠地一眨眼睛,拿过逸远手里的拍子就转进了另一条路。


留下在桥底被砸中的少年,看着她跑走的背影,还后知后觉的笑出来。


“哦,是他啊。”昏昏欲睡的房间里,张继科也后知后觉的笑起来。


“喂科子,你没事儿吧你。”许昕觉得张继科这个笑让他发麻。


“没事,让宁宁玩两天也好,反正我也想休个假。”张继科拍拍许昕,就要回身躺下睡觉。


“嗯???”快跟周公握上手的龙队一听继科要休假,登时激灵醒,“你要休假?!”


“对啊,不是你说的嘛,好好玩两天,回京打球一身轻,所以我休假了,晚安。”继科先生买起萌来也是不死不偿命。


“靠———”马龙一头栽倒在枕头里,提前归队训练的计划彻底泡汤。


“现在怎么办?”许昕坐在二人床间懵逼。


“睡觉!!”科龙异口同声。

---------------------------------

至于狗哥为什么要买师傅的房子

我们就以后分解吧(捂脸)

评论(9)

热度(52)